穿越未来擒夫记 第8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苏小蔷一脚搭在被子上,随后又翻了个身。

    太阳投过窗帘将丝丝光线照射在粉色的床单上。

    正对着太阳的苏小蔷腾的一下从床上座了起来。“我是谁?我在哪里?”她自言自语。

    望了一眼四处,随后又倒在了枕头上。

    睡意未尽,全身软绵绵的,难以控制。

    什么声音,苏小蔷伸手摸着声音的源头。终于,在床头柜上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没来得及看谁打开的电话,她便按下了接听。

    “喂……”声音拉的很长,满满的懒意。

    “胖子?”苏小蔷从床上座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上次的测试结果出来了,你好奇不?”

    “多少?”苏小蔷打了个哈欠。

    “我不告诉你,你什么时候来学校啊?话说你两天不来了,我又胖了,你好歹为我考虑考虑,不能只顾着自己啊,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电话那头传来粗矿的声音。

    何超是个正宗的胖子,原主同班同学,跟她的感情就像哥们儿一样,铁得很。

    “明天再说。”苏小蔷漫不经心的应声,随后将电话关机。

    苏小蔷自言自语,随后闷头大睡。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阳光将大地照射得通透,树荫的影子在地面恍惚着,时不时跟着风掀起阵阵涟漪。

    基地中,弥铮盯着头顶的汗水被人扶着从刑房出来。

    “嗤……”他闭着眼睛吸了一口气。

    汗水夹着鲜血在他身上的伤口处摩擦着,弥铮重心不稳险些摔倒。

    本以为五十鞭完全是小意思,看来他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李强伸手连忙扶住,“行不行啊你,慢点。”

    弥铮头顶的汗水大颗大颗滴在洁白的地面上。

    气氛紧张到不行,弥铮只感觉自己稍微一动,浑身的伤口便同一时间叫嚣着。

    未愈合的新伤,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火辣辣的痛。

    木灵站在一旁瞪大了眼睛,“赶紧包扎伤口,否则感染了怎么行?”

    “我还挺得住。”弥铮咬着牙一步一步走向医务室,在女人面前,总归要给自己留点台阶下的。

    “弥铮,你别乱动。”李强扛着他一步一步的往医务室走,身上沾着他伤口处迸发的血。

    躺在他背上的弥铮好过不到哪里去,头顶的汗水像是拉了闸的水阀一般止不住的往外冒着。

    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焕然一新,弥铮却感觉自己完全起不来了。

    轻轻一动便会将身上的伤口震的裂开,血也会顺着伤口往外涌。

    这顿鞭子挨得,倒是让他长了记性。

    “队长呢?”木灵四处张望。“这个时候他怎么能不在?”

    “刚打完电话,正赶过来。”李强应声。

    “你们怎么不劝劝他!”木灵微微皱眉,“弥铮是他亲弟弟啊!”

    “木灵。”弥铮嗓音沙哑,轻嗤一声。“帮我拿快速愈合的药。”

    木灵瞪大了眼睛。“你疯了吧?”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随手拿了一瓶酒精“先消毒。”

    “帮我拿快速愈合的药,最快的。”弥铮重申了一遍。

    马景涛悠然从木灵身旁走过,“木大美女,要满足病人的需要。”他将钢制的瓶子拿起随后用拇指将瓶盖弹开。

    “你们知不知道这药会上瘾的,不能用。”木灵伸手去抢马景涛手里的药瓶,马景涛将手抬了起来,部队里的人本就高,木灵身高算矮的,她掂了踮脚也没拿到马景涛手里的药瓶,“老马,你有病吧?”

    “你有病吧。”马景涛语气有些不耐烦。“女人就是事多,没看见他正躺那儿难受着啊。”

    “木灵,这时候了,你别闹。”李强帮衬了一句。

    “我……”木灵欲言又止,望着几人不悦的神情。“你们既然这么关心他,那为什么又要让他挨这五十鞭子。”

    “队长的决定你敢反驳?”马景涛皱了皱眉。

    弥圣天向来说一不二,他只要一发话,就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若是当时我再这儿的话……”

    “别磨蹭了。”弥铮咬了咬牙。“上药。”他紧紧的捏着一旁的铁杆,仿佛要将铁杆捏断似的。

    马景涛转身,拿起棉签沾着药往弥铮伤口上抹。

    清凉却又剧痛,不过已经比开始的感觉好受多了。

    木灵气的跺了跺脚,“你们太过分了,好心当成驴肝肺!”她说着便愤怒转身了,将门口的钢门狠狠一垃。“嘭……”一声闷响,门便关上了。

    马景涛浅笑着朝后头一望,“这下好了,总算清净了,女人就是麻烦。”他看向了弥铮。“这次你扛了下来,下回我来。”

    “客气。”弥铮闭上了眼睛将拳头捏着很紧。

    马景涛拿起棉签,“我稍微轻一点。”他坏笑。

    李强捂着嘴笑着,几秒后,医务室里扬起弥铮的大吼声,“马景涛,我要杀了你特么的!”

    黑色的皮靴踩在走廊的地板上,木灵快速的往外走。

    “木长官……”

    “长官好。”

    木灵双眼平视前方,对于周边的问好声视而不见。

    终于,在距离不远处,她看到了一双修长笔直的身影,被光线拉的很长。

    她抬起头,只见弥圣天冷着眸子正朝着这边走来。

    木灵一愣,“队长。”她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脚步停在了弥圣天的身前。“队长。”

    “完事了?”弥圣天的不冷不热,仿佛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队长,你刚才去了哪里?”木灵眼眸微深。

    “处理一些事。”弥圣天越过她往前走,伸手便要开医务室的门。

    木灵转身,“队长,弥铮是你亲弟弟,五十鞭是不是太狠了?”

    “给他的惩罚和他是不是我亲弟弟一点关系都没有。”弥圣天沉着一张脸,手按在按钮上,没有用力。“军法处置,这是规矩。”

    “可到底罚多少不也是队长一句话的事?上级不可能查到这儿来,队长大可以报告说已经罚过了就可以了,你这样做,你就不怕,不怕大家说你心狠吗?”木灵吸了一口气,拳头不由得捏紧。

    从她看到弥圣天的第一眼开始,她就被他泰山当前临危不乱的处事风格所吸引。

    不论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不论上级下达了多么危险的任务。

    不论所在之地是否安全,会不会有什么突发事件。

    他一直淡然处之。

    而此刻,她竟然觉得弥圣天这种态度太过冷血。

    “队长,弥铮是你亲弟弟啊,五十鞭,换作旁人早就扛不过来了,说不定会死在刑房。”木灵感叹。

    “正因为知道他不是旁人。”门渐渐打开,弥圣天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