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女王在异世 第二十一章 发誓要自救的小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死小孩你放开我!”我挠,我挠!

    “不放,以后你就是我的宠物了!时间会帮你证明我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一只十岁左右的金发小正太正死命的抱着一只成人巴掌大的小白猫,即使手臂和胸前被挠出了道道爪痕,脸上仍然挂着尤其让小白猫抓狂的灿烂笑容。

    “小少爷,这只猫主人另有用处,您不可以带走……”

    这是一间禁制密布的暗牢,小少爷十分受宠因此持有权限到此一游,但是事关到主上大业时却是不能任由小少爷胡闹了。

    “就这么一只小奶猫能有什么用处?把它放战场上去卖萌还能够让敌人缴械吗?唉,算了,跟你说也没什么用,我自己去找哥哥”小正太抱着猫就要往外走。

    “小少爷且慢!”守卫吓出一脸冷汗,但还是拦在了小正太前面。

    开玩笑!虽然冒犯了小少爷会被小少爷记仇打击报复,但总比搞砸了主上交代的任务被主上残酷惩罚九死一生的好啊!主上的手段实在太狠厉让人承受不来!当然小少爷的报复也不好受就是了!

    我这是什么命啊!为什么小少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轮到我执守的时间来⊙▽⊙

    “小少爷有所不知,这小东西本体其实是一只老虎,它……”倒霉催的守卫想要让小少爷明白怀里抱着的其实是个危险品,开口解释到,却被抢白。

    “原来猫你是一只老虎啊,不过我还是喜欢叫你猫,嘻嘻!”问候完手里有气无力放弃挣扎的小猫,小正太又转头看向看守此间暗牢的守卫头头。

    “这猫很危险吗,有多危险?不介意我这就带它出禁制见识见识它的实力吧!”守卫头头汗,庐山瀑布汗。

    “出事了不是还有你们吗,我哥最最得力的狼牙军团的人啊!让你们来守这暗牢实在是大材小用了,嘻嘻!”守卫头头继续庐山瀑布汗。

    小正太对狼牙军团可是怨念已久了啊。谁叫人家最喜欢的哥哥大人老是为了军团的事情忙前忙后都没时间陪我玩了,哼!

    “艾伦,别戏弄人家维克托尔小队长了,他是职责所在。”

    这时一位金发的年轻男人带着一队侍从来到暗牢,出声制止了艾伦继续调戏守卫的举动。

    “主上!”守卫们异口同声行礼。年轻男人摆摆手示意礼罢。

    从相貌上看,年轻男人跟小艾伦的眉眼有八分相似。狭长的丹凤眼半阖,透出无上威严。

    从来就不笨的小艾伦知道小猫的重要性后当然不至于仍一意孤行带走小猫,但是这不妨碍他使点小手段让守卫继续诚惶诚恐、忐忑不安,不过哥哥大人这次来的也太快了吧!

    “还好我机智,一看到小少爷出现就立马叫来了主上大人!”金发男人带来的侍从队伍最末有一个着狼牙军团制服的家伙向维克托尔打眼色,邀功!

    笨蛋!小少爷也注意到你了啊!被小少爷记仇你惨了!

    “干的不错,维克托尔!你继续守好了这间暗牢,艾伦我这就带走。哦,对了,以后也别放艾伦进去了!”艾伦的哥哥左手艾伦右手小猫,用力一扯,将小白猫从艾伦的魔爪中解脱出来了。

    然后将小白猫扔丢地上,提着小艾伦的脖子拎猫一样将张牙舞爪大喊大叫的小艾伦拎走了。

    “主上果然记得我们所有人的名字,不愧是我们誓死效忠的主上啊。”维克托尔双眼放空,感动中。

    “那个谁,发什么呆呢,还不认真执守!”突然不远处响起了一道宏亮的声音。

    看,这个过来视察的满脸大胡子的高个子男人就是我们狼牙军的军团长。

    军团长大人就从来没记过我们的名字吧,所以说不是每个人都是主上啊!

    ――

    “那个男人记得你名字有什么稀奇吗,只要是个人他这种过目不忘的人都能记得吧,看你却好像很感动的样子?”有声音好奇的问道。

    “不,你不懂,像我们这种小人物,却能被主上那样的人准确的喊出正确的名字,那种感受,那种感受,你怎么会懂?”军团长一走,维克托尔继续感动中。

    “好吧,你别激动,我不懂就是了”那声音无奈道。

    “咦!你,你!!你居然会说话!!!”这是突然惊醒的维克托尔。而除他之外的其他守卫早就在那声音第一次响起时就全部石化了。

    “至于吗,我记得你们这的魔兽都会说话。”小白猫才是无语了。

    “但是主上明明封了你的哑穴,再加上这间暗牢禁制了你所有能力,根本不会给你冲破穴道的机会!”不止维克托尔,其他好不容易从石化中醒来的守卫们也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

    “就看你们的了,如果你们回来时我们已经被这家伙暗施手段给害了或者违背本心背叛了主上,请为我们报仇!”维克托尔一脸悲壮就义表情交代其中两人去给主上报信。

    “……”我就想知道你们到底脑补了些什么?或者有谁给你们卖了莫名其妙的安利?

    “你们好像挺怕我,那还专门抓了我?既然只抓不杀,那我肯定还有利用价值,最可能就是作为威胁我主人的人质。不过你们真的了解我主人吗,确定她会为了我向你们妥协?再者,看你们这战战兢兢的样子也知道挺怕我的,就不怕我找你们秋后算账?”小白确实好奇。

    “还有那个男人!居然敢跟丢抹布一样扔了本大爷,真是好大的胆啊!”连本大爷都出来了,看样子小白是出离愤怒了,要知道除了凤临萱,从来没有人能够惹了它还能不付出代价的。

    然后,咳咳,因为当初在修真界弄到的那滴精血来自于一只雌性的圣兽白虎,因此,小白其实并不是猫爷,而是一只喵小姐。

    其实我们主上他是一个资深弟控,对任何接触他弟弟的人事物都有着浓浓的敌意这种事情我能说吗?

    如果可以我们也想对你以礼相待啊,但是谁叫你太强手段太多,唯一能制住你的也就这间顶级暗牢的禁制,但就是这样也还是让你能够说话了这种内幕我会说吗?

    之前我们根本不想威胁你主人啊,初衷只是想帮个忙便于讨个人情的,却阴差阳错变成了现在的局面,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主上也很为难吧!

    不,没有主上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只要相信主上就好了。

    小白不知道面前的维克托尔因为它的一袭问话而脑补良多,它想它的宿主了,它那没良心的宿主是不是根本就暂时把它忘了才没有来找它,如果面前这伙人提出的要求太过为难,宿主会为它妥协吗?

    如果宿主因为对方要求太过分而不为所动放弃了我的话我肯定会难过的吧。

    但是如果她真的为我妥协了我会更加痛苦的。

    不,依照她原来就十分护短的性格,还真有可能暂时为了我选择妥协。

    就算后来报复回来但是一想到宿主人生中第一次妥协却是为了我(凤临萱:……你想多了。)就心痛的无法呼吸啊。

    宿主一生骄傲,要是因为我的无能而憋屈的选择了妥协,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所以,我决定了!我要自救!!

    “既然小白这么斗志满满,我也就不插手了,要玩耍的开心哈!”一道声音在小白耳边突兀响起,然后又突兀消失。

    反应良久后,暗牢深处那间顶级禁制的所在,传出了小白气急败坏的怒吼――

    “凤临萱,你混蛋!!!”

    听着小白元气满满的声音,凤临萱就知道暂时不用操心这家伙了。保持隐身状态按原路摸出了暗牢,凤临萱决定还是去那个魔王老头说的地方走一遭。

    ――据说能够找回我丢失的记忆,真好奇呢,我确定我从来不曾失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