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总是被穿越 第45章 冠以深红之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觉得呢?”临烨反问。

    诸天想直接敲他脑壳上——我觉得个屁!人命关天的时刻还卖什么关子啊!

    索性在他将这个念头化为实际行动之前,临烨说出了他想要听到的话。

    “为了避免你真死在这里,我们还是把你脑子里另外一位挖出来发挥点余热好了。”临烨像是完完全全站在诸天的立场说出了这句话。

    而被他瞄上的牺牲品……

    “你说易澜?”诸天远远观望着精神之海上浩然如星海的灵魂形态,没有在第一时间同意,而原因并没有太多同情和不舍的情绪在里面,只因为——

    “你有把握他不会反抗?说是被我禁锢在自己的精神领域里面,但对于星流体来说,和我同归于尽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哪怕是在如今易澜的灵魂主体已被撕裂的情况下,诸天也不敢小看他。

    言语上的交锋甚至于吐槽是一回事,以易澜表现出来的性格也不像是会在乎这些的样子。

    然而一旦涉及到具体的生存利益……那可就不是玩笑可以轻轻带过的了。

    “准确来说,他可以在碾压过你的意志之后,以绝对的实力优势无伤离开。”

    临烨给出了一个极公正极现实极客观的评价。

    诸天没有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到,他不相信临烨会给出一条注定的死路,“所以你说这话的意思是?”

    “但那一切的前提都是,他愿意。”外表年龄停止在十六岁的少年,向已经比他更成熟的挚友投来锐利的目光,像是直接穿透肉体的外壳看到了里面那个自愿被囚禁的灵魂。

    “他之前说的有些话倒是没骗你。”

    “哪些?”

    “作为赤王之子,其存在的生与死都只是上贡于他人的献祭,他确实在寻求终极的消亡。”

    诸天:“所以他真想死?可以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从而放弃抵抗我们可能对他造成的伤害?”

    “不是死,是更加绝对的抹杀与消失。”

    连深红之星都无法将之复活的那种。

    死亡,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对于受困于物质形态和意志限度的“凡者”们来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生存形式的改变,是“死亡”。

    自我意志的置换,是“死亡”。

    信息交互的删除,是“死亡”。

    生与死是对立共生的两极。

    越是低等级的生命,其死亡也就越加庞大。

    与之相反,越是接近至高的存在,能够将他们置于“死”之境的概念也就越少。

    直至连“死亡”的概念也不存在,那便是真正意义上的永恒了。

    “深红之王曾在最接近那境界的阶梯之上。”看着诸天的迷茫,临烨不得不抓紧时间给他科普了一波,“在祂死后,作为其权能化身的七位赤王之子,也继承了那种可怕的不死性。”

    也继承了深红的宿命。

    死亡与重生,皆为宿命。

    “这么说吧,所谓的赤王之子,本质上不过是让深红之王重现于世的加速器。”

    那种程度的存在,在其名字被所有人彻底遗忘以前,都不可能真正死去。

    但在被同等级存在击杀后,复生依然是个漫长到让人无法忍受的时间。

    于是,赤王之子被制造出来。

    他们是“王”的碎片。

    “如果将‘深红之王的复活’具象为一个进度条,他们对世界造成的任何影响,都是在帮它增加进度。”

    诞生与死亡,是增加比例最高的两个事件。

    【七生,七死,七命场,献给深红之王。】

    易澜既然顶着这么一个身份,就注定无法安宁。

    深红之星在所有世界搜寻赤王之子,可不是为了将他们保护起来。

    一切都只是为了更好地控制。

    “那他说的送我人头……”诸天谨慎发问,心中的疑虑也逐渐扩大。

    真的就只是送人头?易澜怎么确定自己能够彻底杀死他?就因为可以吞噬灵魂?

    “对啊,就是因为你可以吞噬灵魂。”临烨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这半天都没转过弯来,智商都被吃了吗?

    不过想到这人的确对超凡世界的一切几乎没有了解,也情有可原,只好继续解释。

    ——用更加简明易懂的方式。

    “说到底,‘赤王之子’只是一重身份,一份绑定于灵魂之上的权能。易澜这个意识诞生于赤王之子的身份上,但两者还是不同的。”

    赤王之子的本质为了扩大“深红”的影响,演化出了独立的意志人格,而那个意识在明晰了自我之后,却产生了反抗本身的想法。

    他只是想要逃离终有一天归于“深红”的宿命。

    为此,哪怕付出生命也再所不惜。

    “赤王之子是不会彻底死亡的,但在被你吞噬之后,你将成为新的赤王之子,而他终获自由。”

    临烨直接跳过大片理论讲解,直击关键,“现在懂了吧?”

    诸天:“……懂了懂了!”

    那混蛋想要拿他出去顶缸!

    还装出一副生无可恋死而无憾的样子,结果满满的都是心机。

    幸好他一开始就没信过那家伙的话。

    好歹也是导致他一直以来被各种穿越的罪魁祸首,怎么可能因为一时的交流就对他说的话全都信以为真?

    深刻理解星流体的危险性之后,诸天果断卖了易澜,丝毫不带犹豫。

    他正准备问临烨要这么卖的时候,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明明很容易被想到但就是老被他忽略的问题——

    “赤王之子、深红之王这些……跟深红之星有没有关系?”

    诸天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但仍期望临烨会给出一个或许让人惊喜的回答。

    “你觉得呢?”临烨第二次反问,相同的话语表示相同的含义,答案已经如此明显了。

    “我觉得我现在把易澜切成两份一份用来搞事一份卖给七暗大概是来不及了……”

    诸天自暴自弃地说。

    点通关键之后,不用多说,他立刻就明白了始末的逻辑。

    他是用什么注册的深红之星?

    就是易澜的灵魂验证啊!

    这简直就是把小羊羔送到狼口,还贴心地撒上了点孜然。

    很显然,七暗作为一个穿越者跨时空平台的管理员,手握生杀重权,之所以对诸天这么客气这么友好这么有求必应,完全就是冲着他“赤王之子”的身份来的。

    这误会大发了!

    关键还不能解释。

    要是让易澜知道自己干了这事把他暴露了出去……

    好的,可以宣告游戏结束了。

    下辈子投胎再来吧。

    ——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

    临烨的回应一如既往毫不留情:“是的,就你切他的过程,足够他把你撕成粉末了。”

    卖给深红之星?

    深红之星倒是会很高兴地收下,顺带还会把被赤王之子关注的“无魂者”诸天一起拎回去。

    但那个赤王之子应该就不会高兴了。

    易澜绝对能先干掉诸天再跟深红之星正面刚一轮。

    诸天忍住抹一把脸的冲动,决定把深红之星那边的糟心事先扔一边。

    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把易澜搞死。

    在他决定搞死自己之前。

    七暗那边的误会之后再整,反正那个管理员也不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

    【七暗已到达该世界外侧,被谁拦截了?

    1、康曼德

    2、月形

    3、赫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